很多人已經了解了安全邊際是怎么回事。

讓我們假設價格最終會跟價值趨同。價格相對價值越低,意味著我們買得更加便宜,那么我們可以得到回報。同時,價格相對價值越低,也意味著價格繼續下跌的概率更低;或者即使下跌,也意味著我們受到的損失更少。5塊錢買的杯子,如果價格下跌到了3塊錢,總比10塊錢買這個杯子遭到的損失要少。

同理延伸至股票。是不是說我們只要找到安全邊際最高的股票,買這一個就能賺大錢了呢?

不一定。因為每個公司或者說股票都有它的特異性風險,簡單點說,任何一只股票或公司都有發生意外破產的可能性。試想,劉翔跑得再快,都有崴腳的時候。

 “安全邊際只能保證盈利的機會大于虧損的機會,并不能保證不會出現虧損。但是,當所購買的具有安全邊際的證券種類越來越多時,總體利潤超過總體虧損的可能性就越來越大。”投資大師格雷厄姆曾經這樣總結。這跟凱利公式表達的意思也不謀而合。

聰明的投資者一定不能只關注分析的正確性,還必須防止分析結果最終出現錯誤時的損失。因為當持有個股數量為1個或者3-5個的時候,任何一個公司發生倒閉對于整個投資組合的影響都是致命的,雖然發生的可能性很低。


那么解決方案在哪里?

一是要不斷挖掘研究上的深度,確保投資標的的安全邊際,這也是以巴菲特為代表的主動管理的實現路徑。

但與此同時,我們還要最大可能避免投資標的的“黑天鵝”事件對組合收益的沖擊,方法就是分散配置。

當安全邊際和分散結合,就能夠很好地將勝率體現出來。在努力做到讓投資虧損的幾率最小化的時候,還需要讓獲得持續收益的機會最大化,這樣的投資才是可持續性,而減少被“黑天鵝”事件突襲的概率。

量化在寬度上可以做的更好。假設“劉翔”是精心挑選出的安全邊際較高的標的,但是為了防范類似“崴腳風險”這樣的黑天鵝事件對整個比賽成績的影響,我們需要在比賽之前準備多個“劉翔”——即我們的投資組合里應該盡量包含足夠多的安全邊際高的標的——這就是我們針對“如何使你獲得持續收益的機會最大化”問題的答案:分散配置。

如果說尋找安全邊際高的標的是深挖個股的深度的話,那么分散配置就是讓你的投資組合保持足夠的寬度。

分散配置就是通過把多個公司組合在一起,來規避每一個公司由于特異性風險而導致的致命性的損失的可能性,從而把小概率賺大錢但也有可能小概率賠大錢的機會變成是一個大概率賺小錢的機會。這也是一個投機向投資轉變的過程。

把一個小概率賺大錢的事件變成是一個大概率賺小錢的事件,這就是分散配置的魅力所在,而這也是以分散配置、寬度制勝的量化投資的魅力所在。這也是寬客們努力的方向。

而隨著寬客們的努力,各種分散配置的方法層出不窮,其中的佼佼者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橋水基金創始人雷?達里奧(Ray Dalio),其以風險平價模型的分散配置著稱,即將β和α分開,在做資產配置的時候均衡配置風險,充分利用分散性均衡的可能性來抵御各種不確定性,從而達到相對穩定的回報。

各方法本身沒有絕對優劣之分,每種分散化方法均有其自身獨特的優勢和局限性;投資者在選擇具體方法時,核心理念是要根據自己的目標來選擇最為適合的方法。等權配置,操作簡單,但風險不可控;均值方差組合理論完美但實際應用參數敏感,對收益有較大把握的積極性投資者可能更加適合;基于風險的各種方法如風險平價、最大分散化、波動率倒數等雖并不一定理論最優,但在實際應用中可取得較為穩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