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寬客,來源于英文Quant的音譯。

在國外,Quant主要是指一群靠數學模型分析金融市場的物理學家和數學家。他們相信數學的精確性是分析最復雜的人類活動的基礎。

Quant的工作就是設計并實現金融的數學模型(主要采用計算機編程),包括衍生品定價,風險估價或預測市場行為等。所以Quant更多可看為金融工程師,按中國的習慣性分類方法就是理工類人才,而不是文科人才。

2007年(美)德曼出版了《寬客人生》一書(注:該書獲選《商業周刊》十大好書),他在書中這樣寫道“寬客(Quant)——受過嚴格科學訓練的數量金融師——正是這些模型的創建者,他們是華爾街舞臺上未來的明星。”

而寬客(Quant)引進中國,已經逐漸變成從事量化投資專業人士的昵稱,不過他們也將自己戲稱為“礦工”。

我們的“寬客筆記”專欄,試圖從量化投資的最初始或者最基本的知識講起,給大家陸續展現量化投資領域的漫長畫卷。


我們先從一本被價值投資者奉為“圣經”的書說起。

這本書的名字叫《The Intelligent Inverstor》,中文譯名大家更熟悉——《聰明投資者》,作者為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1894~1976年),最早出版于1949年。

毫不夸張的說,這本書和它的作者格雷厄姆在投資界尤其是價值投資領域的地位,幾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說到價值投資,大家最耳熟能詳的名字就是巴菲特了。而巴菲特就讀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院的研究生導師兼前老板,就是《聰明投資者》的作者格雷厄姆,價值投資理論的開山鼻祖和奠基人。

事實上,在《聰明投資者》一書出版之前的1934年,格雷厄姆另一本書《證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已經出版,這兩本書被公認為“劃時代的、里程碑式的投資圣經”,至今仍極為暢銷。正式這兩本投資圣經,一舉奠定了格雷厄姆在投資界的地位——相當于物理學界的愛因斯坦,生物學界的達爾文。

作為一代宗師,格雷厄姆的證券分析學說和思想在投資領域產生了極為巨大的震動,影響了幾乎三代重要的投資者。如今活躍在華爾街的數十位上億的投資管理人都自稱為格雷厄姆的信徒,因此,格雷厄姆也享有“華爾街教父”的美譽。


說到這里,很多人可能要說了,不是要說寬客筆記么,怎么講到價值投資了?你沒看錯,在很多寬客們看來,格雷厄姆其實是最早的量化工作者。

有人會說:你就瞎扯吧,剛才你還說Quant主要是利用計算機編程來設計應用于金融領域的數學模型。而格雷厄姆寫《聰明投資者》的時候,計算機都還沒有誕生呢,更何況計算機編程語言了。

重新梳理一下知識點,什么是量化?量化的本質,其實就是把一個理論或者想法以系統性的方式去進行實現的這么一個過程。

放在當下,量化的這種系統性方式,自然是利用計算機語言設計的各類數學模型了,這種程序化的計算機語言,也就是我們說的算法。

但是,在上世紀30-40年代的時候,距離Windows操作系統的出現還有半個多世紀的時間,根本沒有谷歌、百度,更不要提什么彭博和Wind終端了,根本無法想象要如何大量地獲得上市公司的財務信息,還要對不同的指標進行標準化處理,編制成數據庫,進行詳盡的分析,比較和判斷,這本身對于人腦來說,就是一項工作量巨大的一件事。

但是格雷厄姆正是在如此落后的條件以及面對如此大量的信息前,竟然總結出了一套經久不衰——那怕是70多年后的今天也不過時的——系統性的價值投資理念,以系統性的方式(模型),去指導投資。利用的模型,就是價值投資模型,里面當然包含各種價值因子,如公司各種財務指標、市場分析、行業判斷等。格雷厄姆的這套體系,比諾貝爾獎得主尤金·法碼在學術界正式的提出價值因子這一概念足足早了40多年。

心生折服。事實上,這本書所針對的受眾就是普通投資者,格雷厄姆在哥倫比亞大學做教授的時候,也是用這本書來做教材的。

我們知道,當下的量化投資領域,包含算法的模型,是每個寬客的獨家秘法,也可以叫黑匣子,是每個量化基金經理的智慧結晶,一般是不能向外透露的。而我們的格雷厄姆老爺爺,不但牛逼的用人腦弄出了一整套詳細復雜的算法,還將這套算法寫成書,當教材教給大家。


這本書的年齡可能比我們很多人的父輩還要大,但是里面所涉及到的投資建議放眼于當下仍然可謂是真理。

《聰明投資者》告訴我們的最最精辟的選股理論就是4個字:安全邊際。

那什么是安全邊際?簡單來說,就是永遠不買貴的股票或者資產。那么問題來了,衡量股票或資產是否貴的準繩是什么?

我們知道,每一個資產都有價值和價格兩個屬性,安全邊際就是這兩者之間的差額,價格越低,安全邊際越高。那安全邊際高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你虧損的幾率在減小,因為你建立了一定的緩沖區。當你虧損的幾率減小了,你賺錢的機會就增加了。

比如公司A和B,它們的內在價值都是3元,而A的價格是5元,B的價格是1元。A的安全邊際就是-2元,B的安全邊際就是2元。如果讓你從A和B中選一個,我相信應該沒有人會選A吧?因為我們知道投資B的虧損可能性比A要小得多。

這就跟去銀行抵押貨款一個道理,你拿一套市值800萬的房子做抵押,為什么只能貸出來70%的現金也就是560萬左右?因為銀行作為一個聰明的投資者它需要為自己建立一個安全邊際,這個抵押貸款的交易可以看作是銀行花560萬買了你價值800萬的房子,而它的安全邊際就是240萬。只要房子不跌過560萬,銀行就不虧,因為即使你不還錢,它也隨時可以通過變賣你的房子來填補那初始的560萬現金支出。

當然現實生活中,要想計算出一個公司的內在價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說有各種各樣的現金流或者股息貼現法,但是這些方法需要對于未來有一個很精準的預估,否則算出來的數字也沒有什么實際參考價值。大概是考慮到方法的復雜,或者是其他的考量,格雷厄姆在書中并沒有展開討論如何用公式來得出公司的內在價值。

感謝格雷厄姆,這在當下,無疑給寬客們巨大的發揮空間。寬客們可以用各種價值因子,建立模型,去計算和精準預估出公司的內在價值,從而給投資做出準確的決策參考。

而通過量化模型的計算,我們可以篩選出那些安全邊際高的股票,然后在結合其他的因子,做出投資抉擇。格雷厄姆的價值投資模型,只是我們當下的量化多因子選股模型中的一類因子,如基本面類因子:估值、成長、盈利、質量等;事實上,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因子選股模型,如價量類因子:反轉、流動性、資金流等;事件類因子:定增、增持、股權激勵等;以及基礎特征類因子:市值、BETA、波動、行業等。

不過,寬客們利用模型計算出的安全邊際,基本上可以解決格雷厄姆提出的投資需要克服的三大問題之一:“如何使你的投資虧損的幾率最小化”。

我們最后來看看格雷厄姆在《聰明投資者》中試圖給大家解決的三個問題:

1)如何使你的投資虧損的幾率最小化?

2)如何使你獲得持續收益的機會最大化?

3)如何約束你的自我挫敗行為,這種行為使得大多數投資者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潛能?

事實上,這也是當下寬客們在力圖解決的問題,并且已經有了系統的解決方案。比如第一個問題,就如我們上面分析的那樣,可以通過安全邊際得到解決。寬客們正是站在像格雷厄姆這些的巨人們身上,利用計算機技術和數學模型的方法,去解決格雷厄姆們提出的問題,并完善他們的解決方法。

至于后面兩個問題的解決,我們將在接下來的“寬客筆記”中做出分析和答案。也請關注我們接下來的專欄“筆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