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A股還是美股,科技、消費、醫藥一直都是成長型牛股的三大搖籃,但其中“科技”身上所承擔的爭議最大。

一方面,無論是從推動社會進步的宏觀視角,還是FAANG、BAT等互聯網巨頭的微觀案例,科技股一直在用切切實實的“騰飛”案例在吸引著投資者,A股基金的年度冠軍也多次出現過科技風格基金;

但另外一方面,科技行業天生的高度不確定性以及“一將功成萬骨枯”的特性也使得一大堆人吃了大虧。

如何用絕對收益的思維去選擇科技股?在科技股投資中,如何平衡中長期業績和短期業績波動?博道嘉興怎么看待科技股的投資機會?今天我們邀請了從事TMT行業研究達10余年的博道基金股票投資經理張建勝,給我們來聊一聊科技股投資的那些不得不說的事兒。

 

用不同的指標來衡量不同成長階段的科技股

 

如何看待目前科技股的估值?

張建勝:其實從2017年開始,A股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市場最大的驅動力大類資產配置往A股市場的轉移(包括外資的配置),而這幾年宏觀經濟的周期性已大幅減弱,大勢研判的重要性已大幅降低。

如最典型的美股市場。持續長期的貨幣寬松政策創造出來的多余貨幣,逐步在改變投資者的行為模式。以前美股投資者的投資邏輯是“優中選優”,現在的投資邏輯是“次中選優”。長周期的寬松的貨幣政策,創造出來大量的冗余貨幣,而握有多余貨幣的投資者,會在長周期里追尋最有價值的資產。在其它大類資產都缺乏足夠吸引力的情況下,多余資金最直接的選擇就是進入股票市場,特別是進入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科技股票市場。

對專業投資者而言,科技板塊可能是A股離散度最高的板塊,內部分化非常大,而且科技板塊最大的特色就是創新驅動的,因此永遠會每隔一段期間冒出來一些新東西,雖然有不少個股已估值過高,但板塊內仍有較多新機會值得去挖掘,一些滲透率還不夠高但又已經展現出明確趨勢的子賽道仍有較多投資價值。

科技股的估值方式從本質上來說,和其它行業并沒有本質區別,都是未來現金流的折現。只不過科技公司未來現金流確定性不高,因此在實際操作中需要跟隨行業或者公司的發展階段做不同的適配。

 

很多科技股目前業績都不怎么好,導致估值很高,請問在科技股投資中,如何平衡中長期業績和短期業績波動?

張建勝:科技股中長期業績和短期業績的平衡一直是個難題。如果把競爭壁壘比喻為橫軸,那么縱軸就是行業景氣度,最好的投資當然是最靠近右上角的公司。但投資往往沒有那么舒服的姿勢,這個時候就需要在組合管理中對長期的競爭壁壘與中短期的行業景氣度做一定的組合配置。隨著A股機構投資者和外資配置的越來越多,對公司估值也會越來越看重長期,我相信這個問題的重要性以后也會降低,長期業績的權重會越來越大。

 

如何挖掘優質科技股?

 

如何看待后續科技股的走勢?更看好科技領域下哪些細分賽道?

張建勝:科技股的高波動性是由其兼具高α和高β屬性造成的,從2019年初開始至今年的一季度末,β成分為上漲的主要驅動因素。二三季度已開始有所分化,截至目前的估值水平和市值水平,后續科技板塊的分化程度將加大,更需要對賽道和估值水平的匹配度做更精準的評估。

值得關注的是5G帶來的投資機會。5G技術是解決物與物之間連接效率的技術方案,中國是全球5G技術最領先、也是投資力度最大的國家之一,同時,中國作為制造業大國,有物與物相連的巨大需求。中國的科技進步和升級正迎來一輪不可逆轉的發展大趨勢,同時也擁有全球最大的工程師群體,在科技領域陸續涌現出一批優秀的公司。

從細分賽道的角度,有幾個方向的趨勢是很明確且現在仍處于早期的,包括云計算、智能化(例如電動智能車)、新能源、個別消費電子板塊里的微創新等,屬于專業投資者掘金的黃金賽道之一。

 

如何在百花齊放的科技股中,尋找到那些能夠活下來,發展起來,最終成為如“BAT”的行業巨頭呢?這樣的科技股具有哪些特點?

張建勝:最終成為如“BAT”那樣的公司都有幾個共性:

(1)給社會和居民提供巨大價值,一定是解決了一個具有普遍性的痛點。

(2)需求上具有“規模性”:例如網絡效應,隨著用戶越多黏性越強,又例如強品牌高轉換成本等,又或者海量數據優勢,這樣才能根據數據不斷衍生出新業務,成為平臺的可能。

(3)供給上同樣具有“規模性”:邊際用戶成本越來越低。有些高度依賴人頭的行業,由于邊際用戶成本不變甚至還會提高,很早就會碰到其管理瓶頸,從而較早的喪失成長性。這也是為什么單純從賽道的角度,影視要劣于游戲,傳統軟件公司要大幅劣于云計算公司的原因。

 

科技股投資需要注意哪些“雷區”

 

投資科技股等領域,需要注意哪些風險點?

張建勝:首先,避免估值收縮的風險,不要在競爭壁壘還沒有足夠顯著的情況下,支付過高溢價。科技行業在發展初期爆發性強,行業高增速下容易使得大家都過于亢奮而給予過高估值。其實按生意常識,若沒有競爭壁壘,純靠行業β,高增速一定會帶來高競爭,從而使得景氣度快于預期的下行。

其次,遭遇降維打擊的風險。科技行業的跨界競爭有時候難以預測,且很多時候跨界的競爭對手往往是致命的。類似的案例非常頻繁,例如云計算巨頭用附帶服務對CDN公司的降維打擊,抖音快手對直播平臺的打擊,又例如消費電子領域某些有模組化能力的公司對零組件公司的集成化競爭

此外,還需要注意組織管理的風險。科技公司沒什么固定資產,品牌黏性一般也不強,高度依賴人,非常需要關注核心管理層、激勵等組織管理方面的能力

最后是政策風險:例如影視、游戲、電信設備等政策敏感行業。

 

未來已至,布局科技正當時。